一個小弓手對神泣弓箭手這一職業的看法與體驗
一個小弓手對神泣弓箭手這一職業的看法與體驗
發佈時間:2011年04月08日 11:49:11      人氣: 12321       進入討論區
 
我是一把小弓,由於很少上線,我練了半年普通牧師號才畢業,那時朋友叫我玩弓,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玩弓的,所以就玩了個弓。但是不知道怎麼加點,就去看那些大哥哥姐姐們發的帖子,說戰一的力弓厲害,我去玩了個力弓。後來發現,根本殺不死人,覺得沒意思,看到了黑那邊好多暴祭和巫師,他們在戰士眼裡還是比較難纏的,我決定玩個全幸運的弓。裝備是加抵抗和幸運的新石頭,幸運加起來有一百九十四,抵抗二百四十多,然後去了戰一。一去就看到黑塔高立在那裡,馬上就吃錢幣血和泰坦,吃完後加了幸運祝福和各種狀態,血有兩千多,攻擊力180到190,幸運上了200,敏捷只有14加10 ,所以這號不能殺敏戰士和刺客。經過我們大家的努力,把黑給殺回家了,然後堵黑門,我最高記錄爆了個有頭盔的巫師六百多,爆一下馬上骨刺定身,一個快速,他們的巫就躺了。我們有兩隊人,加我一個人就是四把弓一個刺客,還有六個戰士。後來一個人看了我們這除了戰多就是弓多,就說我們戰一的弓永遠是垃圾,那時我很氣憤,就說:“你才是垃圾!”他又說:“你不是垃圾就打我撒?”然後邀我決鬥,我不會收招,打戰士是打不過的,我承認,女生玩遊戲沒男生厲害。
 
  那人說我,我不敢和他打,我就是垃圾。我就說:“等下我用刺客號和你打嘛!”他又說:“怎麼可能嘛?戰士根本打不過刺客。”還說戰一最厲害的是暴牧,最垃圾就是弓,還說我是新手,什麼也不懂。我當時心裡特難受 ,就說,你也知道戰士打不過刺客,我也打不過你這戰士,很正常啊,在說暴牧的魔少,弓的魔射是專門對付法系的,能說弓在戰一沒用嗎?那人就說,我們什麼也不懂之類的話,而在場有些同隊人也說我們弓垃圾,最後我們四個弓就火了,全部脫組,四把弓組了一個弓隊,黑那邊有四個法系兩個戰士,我們四個弓就堵門,在最前面殺法師,可能也是老天見我們弓可憐,效率還是可以,然後刺客密我,說想來,我當然同意啦,然後他們全菜刀,我們四弓一刺,誰堵門殺得多,你們應該知道額。後來不小心,我是隊長,被祭壇打死了,由於反應不快,沒來得及換隊,我們全三個弓都掛了回復活點,然後黑玩家們壓抑了一小時的怒火爆發了,他們的暴祭和法師出來了,我們的戰士傷亡慘重,黑人的暴祭好厲害,最後我們弓就親眼看著菜刀被一群黑給滅隊了,我在和那人談話的時候他在復活點那裡坐著發呆,我就對他說,如何啊,不是很厲害的嗎,怎麼掛了,那人說我,你們隊不也掛了嗎。
 
  最後我對戰士說:“大哥,這遊戲不是什麼職業是最強的,你認為最強的暴牧,被我們最垃圾的職業克,這遊戲本來就是各種職業一起聯手保護女神塔的。所以啊,沒有最強的職業,我們弓隊是弱者,但是我們懂團結。”最後那戰士被我說得啞口無言,然後別的菜刀都說:“算了算了,打塔吧!我們在一次團結起來,兩隊合組。”那戰士好像很不好意思,說:“我下了,你們玩。”然後組好,大家一起加狀態衝到塔那裡,地圖冒著紅光,英勇的戰士哥哥們衝前鋒,和他們的鬥士決鬥,而他們的巫師、祭司猛的放魔法打我們的戰士,我大叫:“姐妹們,為了保護我們國家,給我衝啊!”戰場上迴盪著弓的魔法射擊的聲音,而他們可憐的法系,暴祭被抽光了魔法,就如同老虎變成了小綿羊,到處跑,我的幸運兩百的弓,就啪啦啪啦得爆,不下五分鐘光明的塔豎立了,美麗而神聖,雖然我們不是高手,裝備也不太好,但是體驗到了遊戲的樂趣,大家(包括黑人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一起保護我們的女神努力吧(我一直吶悶,為什麼是女神,不是帥哥神呢)是的話 本小姐還要更努力保護我們國家,哈哈…… 
 

1
0
6
1
0
0

有料

淚奔

無聊

XD

掀桌

KUSO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