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博格的童話 (第四章)
艾爾博格的童話 (第四章)
發佈時間:2011年04月15日 09:33:19      人氣: 6840       進入討論區

艾爾博格的童話

第四章

少了你的日子真的很不習慣,沒有人讓我脫光裝備讓她砍,沒有人讓我在阿普倫的正中央抱著她擺攤,沒有和我偷偷偽裝去伊裡斯只為找一把適合刺客用的武器,沒有人和我換了幼時的裝備去廢墟欺負小怪,這一切的一切再也沒有出現。只剩下孤單的我留在阿普倫看著那個害你的人和他的新歡卿卿我我,雖然有時他也會過來問候一兩句,但是他也知道每次都是被我冷冷的回絕一樣的結局。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再也不見你的身影,雖然有很多和你一樣的容貌一樣衣著一樣的髮色的法師經常在身邊轉,都是輕聲細語,都是情意綿綿,但是我知道她們眼中沒有你的溫柔,沒有你清澈的眼睛,她們只是想找個騎士帶她們升級而已。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很嚴肅的過來找我,“為什麼璃兒死了以後,她也不經常出現,不和我在一起,老是逃避我的質問!”
  他憤怒的咆哮著,“我幫她打造好了一身極品的裝備,為什麼就這麼冷酷的對我!”
  我看著他的神情,完全就是一副完全失控的怪物的樣子,我冷冷的看著他說了兩個字:“報應!”
  他有些冷靜下來了:“你還怨恨我?”
  “沒有恨你,我一直在恨自己!”
  他無語,交易中他行會的人在焦急的叫他,他匆匆離開了。我繼續坐在阿普倫,腦子卻浮現了那個女人的種種怪異的行為,從我開始天天罵她,她從來沒有回過一句嘴,甚至說可以是無動於衷,像是什麼都沒有呀發生過一樣,我陷入了沉思………
  我漸漸開始注意起他的新歡,她的一舉一動,她的行蹤,但是她的行為總是讓人捉摸不定,充滿了神秘的色彩,有時對人熱情如火,讓人完全難以抵禦,有時好像消失一般無影無蹤,無處覓跡。但是她的身邊總是有一個卑微的身影,永遠微笑,永遠慇勤,永遠深情滴凝視。我總覺得能在這個看似卑微的人身上發現什麼,於是有意無意的接近他,發現他原來也是個癡心人,名字叫“斬”,他稱她為凌心,他不認識我,不知道我和凌心之間的糾結,他把我當成了同樣在癡癡等待的人。
  我與他把酒言歡。
  我刻意的迎合他,安慰他。雖然從某各方面來說,他和我一樣,一樣的絕望。
  “凌心是個熱情開朗的姑娘。和她初識就在巢穴。她在歷練的時候陪我聊天,空閒的時候陪我玩耍。我可以給她所有,為什麼她選擇了他,丟開了我?!”
  那是因為你給不了她,她想要的虛榮。我心裡暗暗鄙視的回應。嘴上卻說出背道而馳的話。“或許她沒發現你的好,或許她一時迷失了方向吧。”
  “兄弟,她一直對我來說就像謎一樣。摸不透,抓不著。我認識她那麼久,甚至不知道她的家在哪。”
  這到使我驚訝萬分,我是感覺到她的神秘,捉摸不定,竟沒想到她身邊的人也無法得知她的分毫。
  不等我有反應,他又接著說。
  “所以我決定跟蹤她回去。我要讓她知道我對她的愛。”
  日復一日的我依然坐在阿普倫,偶爾也去伊裡斯逛逛,去看看有沒有璃兒一直心心唸唸的那把緹奧斯之刺,畢竟那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突然發現很多天沒有看見凌心,也很多天沒有看見那個卑微的身影,難道是他的癡情感動了她?我疑惑著,就在這個時候,癡心的他,我稱他為斬,在這個世界突然大聲的宣佈:“我要離開這裡了,朋友們再見了,不要問我原因,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我也不會再回來了。大家再見!”或者有些人忙於升級忙於戰場的人對於這句普通的離別沒有什麼詫異,這個世界來來往往的人太多,匆匆來,又匆匆走的人也太多,大家對於他的離去無動於衷,我卻心中一振。”到底發生了什麼?對於未來有著美好憧憬的他突然的離開,是完美的結局?是傷心的離去?或者是無盡的等待?我不知道,斬走了,帶走了答案。
  他走的很蹊蹺,讓我百思不得其解。這麼多天的相處,我發現我從內心開始關心他。想問問這個癡情的男人,到底發生了什麼,讓他走的那麼突然。
  昨天夢到了我的璃兒了。她看著我,淺淺的笑著。
  她和我說,對不起,哥哥,我丟下了你,一個人離開了……
  她和我說,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想著替她討公道……
  她和我說,不要擔心她,不要太想她,快些找個真心對自己的女孩好好生活……
  早晨醒來,淚流滿面,心痛不已。叫我怎麼放得下她?怎麼忘得了她?
  璃兒,哥哥是一定要為你討公道,找真相的!哥哥不會讓害了你的人快樂的生活的。
  我想到了斬,那個癡情種子。我決定找到他,我總覺得在他身上可以得到答案。我四處打聽,四處詢問,卻未果。看來他是鐵了心的要遠離他熟悉的這片土地。
  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那天我依舊坐在阿普倫,幾天來的失敗讓我垂頭喪氣。
  阿普倫突然喧鬧起來。我看到那個害死璃兒的人在一個小號身邊高喊,旁邊很多人響應。卻因為太吵鬧什麼都聽不見。看到那個人,我的心又止不住額抽痛,我準備離開這,換個清淨的地方。
  經過她們時,瞄了一眼被圍著的那個人,那個人不是斬嗎?!我驚訝的快步跑向他。
  “你算什麼東西?憑什麼威脅凌心離開?”那個人對著斬大吼道。
  “她明白。”斬看也不看他,淡淡的回答。
  “就因為你喜歡她,她卻成了我老婆,你就逼她?!”那個人繼續惱羞成怒的叫嚷著。
  “哼,老婆換的很快啊,逼死了自己以前的老婆,現在的老婆被人家逼,這也是報應啊。”我涼涼的回應了一句,四周頓時鴉雀無聲。
  “這沒你的事,也不關你的事!”那個人底氣不足的叫囂。
  “我湊湊熱鬧而已。再說,斬,是我的兄弟。我怎麼可能讓他被你這種人辱罵呢?”說完,我對斬伸出了手,欲拉他上馬離開。
  斬遲疑了一會,接過我的手,同我一起離開了。
  “到底怎麼了?這幾天你去哪了?為什麼又出現還逼凌心離開?”我有太多的疑問,我覺得知道了這些,就有了我想要的真相了。
  “別問了,我不想說。”斬依舊沉靜的可怕,與之前的熱血比起來,相差了很遠。
  “是不是你發現了凌心什麼事情?”我並沒有理睬他的抗拒,看著他的眼睛質問。
  “我叫你不要問了!只要她肯離開就可以了!”斬突然怒吼,憤怒地看著我。
  “如果發現了凌心的秘密,請你告訴我。我必須知道。”我霸道的說道。
  斬看著我,像不認識我一般。
  我看著他,無奈的笑笑。
  “我知道你覺得現在的我很陌生。讓我告訴你一個故事,你再考慮告不告訴我吧。”
第三章         第五章
 

1
0
0
0
0
0

有料

淚奔

無聊

XD

掀桌

KUSO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