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第四章)
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第四章)
發佈時間:2011年04月14日 10:41:09      人氣: 7254       進入討論區

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

第四章

     我開始使用蛻變這個詞,儘管這個詞更多的是用在女性身上,可它的本質是用死亡換取新生。新生得燦爛無比,消失得也茫茫無際。
    這個時候我的生活彷彿已經被逼到了絕路,隨時可能的官司衝我而來,可是我每想起更夫的那些話,我就告訴自己,不能這麼倒下去。我要振作,我要重頭再來。而這個時候是飄搖,我遊戲裡的兄弟,更是我大學的同學,我生活裡的死黨拉了我一把,在那時候,他的幫助對於我的意義是很深遠的。
    催債的人已經漸漸把我逼向絕路,我答應他們最近兩天先給他們一部分,那時候我很傻,人在迷惘時總是會作出些錯誤的決定。公司其實是三個股東的,所有債務應該三個人承擔,但是他們卻借口帳目不清楚而把所有責任都推向了我。我知道當時給催債的人作出的承諾很傻,可是當時我已經被他們逼到絕路。
    這個時候,是飄搖毫無保留的拿出1500元匯到了我的帳戶,他工資其實並不高,而且他不是本地人,每個月的房租、寬帶、日用也得花去不少錢,可是當我試著找他的時候,他根本沒有多考慮什麼。第二天,我的帳戶上就多了1500元。
    在遊戲裡,他比我玩的時間少些,我從來沒有帶過級低的他,也沒有給過他什麼裝備。他沒有怪過我,和在大學一樣,他並不是很計較得與失的人。
    我很奇怪,為什麼我生命裡總有這些真摯的朋友在身邊,但是我絕對是幸福的,在感情方面我很失敗,但是在友誼方面我是富有的。只是有時候感情的傷感過多的影響了我的思維。我的情緒始終更多的被情感的東西所左右。
    我拿到了錢,還了一些債。當我付出這些後,我輕鬆了,好像蛻掉一層皮一樣。
    電話終於可以短暫的開下機了,我知道那些錢只能緩解一時,解決不了問題的本質。我忽然很期待官司的來臨,不管結果怎樣對我都是了斷。只是我放不下我的兒子,他今年三歲,胖胖的,我很愛他,我捨不得丟下他。
生活裡有了變化,遊戲裡也一樣。

    在圖4的鐵匠那裡,我和霸道榮耀之盟、Nirvana達成了共識,兩會合併,組建一個新的行會。
    霸道榮耀之盟的會長霸道心癢癢和我年齡差不多,也是奔三的人了,每天晚上七點多都會告訴大家他會離開會,因為……他要給兒子洗澡了,這是他每天的“工作”安排,雷打不動。他肯定也是個好父親,而我卻稱不上……
    他告訴我合併行會以後,管理這些就交給我了,他不想管理行會這些了,很累。其實這一點我深深明白,一個行會就如同社會,什麼樣的人都有,有朋友,有敵人,有來拍“無間道”的,有來混的,有來蹭裝備的,而要把這些人凝聚在一起,又不得罪任何人。的確是很艱苦的工作,做得好,大家都擁戴,做得不好,會被人發全體問候親人。在這裡,恕我說得直白,會長名字好聽,做的卻是孫子的工作。
    Nirvana的會長涅磐已經不玩了,現在一切都是由風鈴在負責。這樣,我們把副會長的職務分配好了。我還是會長,風鈴和癢癢的朋友同時也是我朋友的霸道飄零燕擔任副會長。
    新會名字確定叫燃燒軍團。
    後來我才知道這個名字是魔獸世界裡一個熟悉的名字,代表著惡魔的勢力。    而當時我取這個名字的時候其實並不知道,我只想它包含著那種激情,包含著烈火的炙熱,包含著那種燃燒釋放的光芒,雖然知道燃燒以後是灰燼,可是如果時間是永遠,那它就會如同聖火一樣永不熄滅。願望是美好的,可終歸是願望。它還是在釋放最耀眼的光芒後漸漸暗淡,一切都源於我兩次最愚蠢的決定。這些是後話,這裡暫且放到一邊。

    我們三個行會相約第二天晚上7點在科洛斯正式開始合併。
    然後我開始在行會裡宣佈這個事情,儘管前幾天我或多或少曾提到會合併行會的事情。可當我宣佈的時候,還是有不少人表現得很吃驚,而且很牴觸,當時的副會長雲就是表現得最為強烈的一個人。她不斷問我為什麼要合併行會,我告訴她因為會裡需要發展,雖然我們現在的行會人越來越多,可是在線的人始終就是那麼幾個人。為了大家都玩得開心,和認識更多的朋友和行會的繼續發展壯大,選擇合併是比較合適的方法。
    她說到新會很多人都會不認識,我反問她,我們一開始就認識嗎?朋友都是從陌生到相識相知的。
    再接下來,我繼續和她說著道理,她卻一直沒有再說話。
    然後就是心一陣悸動,雲退出了行會…………
    這個時候的感覺我已經開始有點麻木,本來那天應該是開開心心的,可是為什麼卻搞成了那樣,而當大家看到連副會長都退出行會的時候,難免會裡一陣混亂。當時我也開始為自己這樣做是否正確而產生了疑惑,如果結局是雲的退會,那我合併行會的意義又何在?
    她這樣做沒有錯,她太熱愛我們原來的瑪爾斯軍團了,她曾經無私的把沒有坐騎的人叫到一起給他們買馬,曾經把好裝備都發給那些差裝備的行會兄弟。也曾經叫我把她的朋友踢出行會,至於為什麼,她沒有告訴我。我想她有她的原因。很顯然她是個具有雙重性格的人,可愛的時候像個天使,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時候像“惡魔”。原諒這樣的形容,但是的確有時候她的舉動讓我們感動,有時候卻又恨又氣。她引領著我們在地獄和天堂之間徘徊。而深受她影響的莫過於遊牧人,這是個戰士,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戰士”。這裡不作詳談,關於後來會裡很多感動都出自他的身上。

    到了晚上7點了,會裡的有些人還在徘徊和質疑合併的做法。不過大多數人都已經早早的來到科城行會管理員那裡了。還有霸道榮耀之盟的和Nirvana的行會成員都已經聚集在了那個地方。
    本來因為雲的退會而抑鬱的心情在見了這樣的場面後開始變得激動,我想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會為這樣的情景而心跳加速。在那樣一個小小的行會管理處聚集了百多號人,這樣的大行會成立後的興盛讓我忽然有了一種虛榮的變化。
    我是會長,我即將管理著這樣一個大行會,即將有幾百個兄弟聽我的指揮,瞬間膨脹的那種對權力的虛榮在我忽然想到更夫的時候,我明白自己這樣的想法很混蛋。
    我需要做的不是享受那種發號施令的將軍感覺,而是應該去承擔肩上重了的責任,雖然生活裡我已經一團糟,但是既然在遊戲裡走到這步,我就不能讓會裡的那些兄弟對我失望。要去讓這個行會壯大,去這些對新會充滿期待的兄弟們開心遊戲,讓那些對新會充滿懷疑的兄弟漸漸喜歡上這個新行會。
    生活裡我已經被扣上失敗者的帽子,在遊戲裡我不想再繼續這樣的命運。我把太多生活裡不能達到的期望傾注在了遊戲裡。
    這樣的確很累,玩一個遊戲其實不應該這樣的,可當我看到我的付出和我的一些想法讓會裡大多數兄弟開心和熱愛這個行會的時候,我覺得我所付出的那些是值得的。
    合併儀式很順利的舉行,我們在現場的每個人頭上都頂著那頂光環一樣的名字:燃燒軍團。
    有人發著全體祝賀著,有人在現場用PK的光與影來表達自己開心的情緒,雲出現了,她加入了新行會。這個時候我才完全的開心起來。
    當時癢癢和老會的副會長惡魔崽崽也通過各自的人際關係拉來了很多新人。我平生第一次見行會裡有接近百多號人同時在線,那種情景是震撼的。連我平時經常看見的那些高級玩家也都進了行會。我一個月以來第一次那麼開心,把所有東西都忘記得很徹底,滿腦子都是關於這個行會以後發展的雄心壯志。
    人一開心有時候就容易得意忘形。
    我決定把之前辛苦賣石頭掙的錢拿一部分出來搞次活動,在這個新會建立的日子,搞點趣味活動,聯絡大家的感情。活動很簡單,類似於小孩子幼稚的捉迷藏。
    當時的獎金是2500萬,我像個暴發戶一樣揮灑著自己辛苦掙來的錢,我體會到了雲給大家買馬那種贈予者的快感。
    接下來的幾天,依然是行會火暴熱鬧。每天在線基本都在30人左右,行會聊天模式儼然成了一個聊天室。而我的那些美好願望卻開始不得不去面對現實。
首先讓我頭疼的是帶人的問題,每天都有人喊帶,我不知道其他工會的做法,但是自從打玩這個遊戲開始,無論是牧師號還是騎士號,我都是自己找隊升級,從來沒有想過坐什麼“飛機”(意思是越級打怪,由高等級騎士抗紅怪……還是不解釋了,這些東西我想大多數玩家都應該明白),而且大部分時候都是靠自己。我喜歡靠自己,我很不喜歡去依賴別人,我們的存在都是有自身的價值,為什麼要去依賴別人。我很順利成章的把自己這樣的價值觀強加給了行會,直到今天我依然不知道是不是合理,但是至少沒有兄弟去怪罪我。
    剛開始我還不知道應該怎麼去面對帶人這個問題,可是自從一件事情以後,我在行會定了條不成文的規定:除非自己志願,否則不帶人。我不知道這樣的規定有沒有什麼道理,但是對於當時那種情況,這條規定對於我們是適用的。也因此而導致了一部分人的退會,但是這次我沒有什麼心痛的感覺,如果那些因為這條規定而離開的人覺得他們是對的,覺得這條規定讓行會喪失凝聚力的話,那我告訴他們,行會並沒有因為因此而受到影響,反而留下了些對行會死心塌地的兄弟。
    而這條規定執行沒多久,一個叫遊牧人的戰士開始頂風作案。
    每天他一上線沒多會,就會在行會裡問:有誰來帶下我?
    我告訴他,“行會規定,除非志願,以後都不帶人。”
    他不吭聲了。
    可是第二天,他又能扯開嗓子在行會喊“誰來帶下我?”
    直到第三天,我剛上線,就有人告訴我大M退會了。
    我仔細在行會成員名單裡找,果然大M不見了。
   “大M為什麼退會?他可是我們會的三朝元老。”
   “好像是個叫遊牧的吵著要他帶,大M不想帶,然後爭了幾句,大M就退會了,而且說刪號了。”
    當時遊牧人在線,我火一下子就上來了,也許30歲的人不應該這麼衝動,做事應該沉穩,但是一個三朝元老就這麼被帶人搞得刪號,我怎麼也冷靜不下來了。
    我密了遊牧人。
    “大M退會了,知道嗎?”
    “不知道啊?”
    “我不是告訴你,別再喊人帶了嗎?大M是我們會的三朝元老,現在搞得他要刪號,你能給我個合理的解釋嗎?”
    “對不起啊,我不知道會搞成這樣。”

    整個上午,我一直在密大M,可是都一直沒在線。
    我以為他凶多吉少了,而遊牧更是懊悔不已。道歉的話一直在行會說個不停,可是我知道,如果大M真的因為這樣而刪號的話,那這三個字根本不會有什麼作用,因為他本人不會再看到遊牧的道歉。
    正當我以為又要失去一個朋友的時候,大M密我了。
   “波羅,對不起,我退會了。”
   “大M,回來吧,我已經罵了了遊牧人了。”
   “呵呵,其實不關他的事,是我自己想離開,也許這只是個導火索而已。”
   “為什麼?難道你們一個一個都要離我而去?”
   “別誤會,波羅,我絕對熱愛我們這個行會,只是我和幾個同學準備組建個新的行會。”
    看來,我每次的挽留都是徒勞的,大M也離去了。
    他建了個新行會,名字叫瑪爾斯軍團,而我們合併前的行會名字叫瑪爾斯戰神團。我這才明白他所說熱愛我們這個行會這句話原來是如此的真實,他也是沒有辦法才離開這個行會的。也是為了朋友,後來,他這條路也許走錯了,沒過多久,他的行會因為人少好像解散了。而大M我也再也沒有看到過。但我知道他不會為這個遊戲去後悔,因為他有我們。
    更夫、天師、大M、還有很多原來的朋友都在記憶裡慢慢遠去。
    他們也許會在某天和我一樣忽然想起這個遊戲,想起彼此,想起那些開心的日子和傷感的別離,然後模糊,正如我們前面提到的,也許我們今生永遠見不到一面,但是遠遠勝於那些成天就在身邊,卻口口聲聲仁義道德,稱兄道弟的朋友。

    雖然每天行會都有新人在加入,可是我卻也在失去那些老朋友。而這些新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離去。一代新人換舊人用來形容也許比較貼切。

    我有很多天都沒有搭理遊牧,當他再次和我深深道歉的時候,我告訴他,沒有用了,大M已經離開這個行會了。
    他向我承諾,他不會再喊讓人帶了。
    我告訴他,你選擇的職業是戰士,那麼你就要像個真正的戰士一樣去戰鬥,而不是依靠別人的力量,那樣別人瞧不起你,我瞧不起你,你自己也會瞧不起自己的。
    他做到了,而且很努力。我本來差點因為大M的事情把他踢出行會的,可是他卻忽然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一個人努力的找隊練級。再沒有喊誰帶過,都是自己找的菜刀隊在圖4一刀一刀砍到了54。
    當他告訴我他54級的時候,我沒有半點帶著禮節性的祝賀和恭維。
    我只說出我當時我內心的真實感受,“遊牧,你讓我覺得你是個真正的戰士!也是個真正的男人!”
    當然真正的男人未必就是用遊戲等級來衡量是或否的標準,但是我至少從他身上看到了真正男人應該具備的東西,而且這些連我自己有時候都不曾做到。那就是剛毅、豁達、自勉、勤力。
    也許有這些還不夠,應該還加上一條,率直。
    的確,他就是性格比較率直的一個人,我看過他的照片,和我同學飄搖很相像,性格也有著一些相同點。
    從此以後,他開始積極的負責行會的事情。也許是人多人雜的原因,自從他走上這個位置,就注定那些喜與悲開始與他結伴而行。

 第三章         第五章


1
0
0
0
0
0

有料

淚奔

無聊

XD

掀桌

KUSO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