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第五章)
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第五章)
發佈時間:2011年04月14日 10:44:25      人氣: 7431       進入討論區

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

第五章

那個時候因為自己體驗到了把大號練高所帶來的好處,所以在行會發出了個錯誤的訊號,而這樣的訊號直接導致了大多數人到現在困難的級數還很低。這是一個領導者不應該犯的錯誤,直至今日,我都為此深深自責。
    當他們都辛苦練到55的時候,上了戰場卻發現自己在困難號面前原來是那麼的脆弱。會裡的人雖然很少怨我,他們都很少給我壓力,但是我能體會到因為我的失誤所帶給他們的無奈。特別是那幾個騎士,快樂刀神,終極,天天、老五以及所有被我錯誤的決斷而禍害的兄弟姐妹,波波這裡說聲對不起,我不能承擔因此而帶給你們的損失,但是我時常都在自責,我想已經算是對我最好的懲罰了。

    行會裡每天在線人數都很多,人多帶來了繁榮,卻也帶來了混亂。
    我第一次在遊戲裡面碰到了“無間道”這樣的奇怪現象。
    有這樣一種人,不知道因為受了什麼刺激還是深深喜歡無間道這部電影,做起了臥底的職業。相比於電影,在遊戲裡做臥底風險小很多,被抓住的機會很少,而且就算被抓住了也大不了是挨幾個全體被問候而已。
    這些臥底如同幽靈一樣隨時監視著我們的一言一行,有時候真想不通他們這樣做是人玩遊戲,還是變成了遊戲玩人,這樣做完全喪失了遊戲的目的和做人的本質準則?我不是黑社會團體,所以不需要你們的臥底,這些人完全可以在每天睡覺前把枕頭墊高20厘米,仔細想想做人的道理。
    不僅僅是這些臥底給我們帶來了麻煩,同樣其他幾個大行會都有這樣的現象,為了避免這些臥底過多的透露自己行會的活動計劃。很多行會都採取在行會聊天模式下選擇不談“會事”。重要事情都在新浪UT裡語音通知。
    呵呵,怎麼也不會想到,使用這個軟件竟然是為了防賊,我苦笑著,學他們一樣建議大家使用UT,因為後來會使用的人實在太少,所以也放棄了。我們漸漸也不在乎在會裡宣佈活動內容的忌諱了,讓那些無恥的人去瘋狂吧,容許他們在遊戲裡墮落吧,上帝不會去拯救他們的靈魂。

    會裡的新人越來越多,遊牧、崽崽開始提醒我,小心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加入我們行會。
    遊牧告訴我,有些人完全是衝著我們會現在人丁興旺而來,因為這樣好練級,然後級高了以後又去其他會或者回到自己原來的會,我們會充當了他們的練級工具。
    而第二類人是衝著搞破壞而來,一山不容二虎,他們帶著仇恨,在外面惹事生非,而在遊戲裡要想短時間分辨出來朋友還是敵人是很困難的。
    也有一些因為在一次行會決鬥中落敗而兌現承諾,解散行會後無處可去的人。他們的實力無用質疑,他們對原來會的忠誠和對那個行會的仇視一樣執著。說實話,我在這三類人中最欽佩第三種。
    但是,當練級的時候卻發現他們的身份給他們自己,也給新行會帶來了很多麻煩。他們過去行會結下的恩怨情仇在我們會得到繼續的延伸。大行會開始針對這些人進行騷擾,他們之間過去的誰對誰錯,我無法知曉。可是當我們去解決問題的時候,對方都會給我們個答案,他們只針對個人,不針對我們全部行會。
放出狠話,:“搶死!”
    我忍耐,為了行會其他級別低的兄弟能不被影響,我放下所有的尊嚴和副會長霸道飄零燕低聲下氣的和他們談判著。談判本來是需要資本的,我們沒有多少資本,可是燕子很努力的放棄了作為一個女孩子的自尊最終談出了個結果。
我們會和他們會輪流在圖4的某個地方練級。
    我第一次在遊戲受到這樣的屈辱,也許在對方看來很簡單,強者生存,要想有生存下去,就必須得靠實力。
    的確,他們為了自己夢想的實力付出了很多,花了大量的錢和精力在裡面,他們應該得到等價的地位和那種說話高高在上的感覺。只是想問問他們,出了遊戲,你能在社會裡風雲馳騁嗎?不要忘記,這只是遊戲。

    就算定了這樣的規矩,可是矛盾還是在發生中,這也在我意料之中,神泣的高等級練級的地方基本只能局限在圖4,而圖4向來也是個人、行會矛盾最集中的地方。我無意參與到這些矛盾鬥爭裡去,現實裡已經有夠多的矛盾讓我焦額,我不想再在遊戲裡玩得心力憔悴。不過,我既然選擇了會長的職務,就該承擔起相應的責任。於是,我繼續每天在搶怪、爭吵、矛盾裡來回奔波。
    不知道每次的矛盾到底是誰的錯,我已經漸漸對解決這些問題感覺到麻木。
那段時間,我所做的對這些紛爭的處理方法讓很多人都開始覺得是種懦弱,會裡規定的是不主動搶怪,搶怪事件發生後不主動出口傷人,由行會來解決。而我們解決的方法就是談判,這也是後來為什麼那麼多人後面說我只曉得用嘴巴的原因。作為過來人,我不是沒有脾氣,只是學會了冷靜去處理一些事情,當矛盾產生的時候不是去激化矛盾、去逞英雄,我知道我背後的兄弟都支持我,可是如果真的形成行會對立局面,憑我們當時的實力,是無法與大行會抗衡的。
    我只能叫大家忍,忍耐,在當時的那種情形下,我們只能選擇這樣。
    就這樣,聖射離開了,小子真拽離開了…………,對不起,你們是很好的玩家,只是我們會給不了你們所需要的支持,在這裡,波波還是祝你們遊戲開心。
離開的人沒有怪我什麼,我想他們也應該知道我的難做,我感激他們的默默離開,我但是說實話很想求他們回來。遊牧也每次都找那些離開的人談話,而得到的答案都一樣,他們不想因為自己而害了整個行會,行會才建立不久,需要發展,需要給大家一個良好的練級環境。
    這叫犧牲嗎?如果是,那我是虧欠的。我的忍讓和懦弱讓他們萌生去意。每當現在看他們現在頭上頂著另外個大行會的名字的時候,我都在懷疑當時自己所做的決定是否正確。那些社會的經驗拿到裡面是否合適。
    不管怎樣,那段日子已經漸漸過去,我們的環境真的開始寬鬆了,每天沒那麼多事情發生了。
    但是我知道我已經被人牢牢釘在懦夫的位置。

    每天會裡就是練級,無聊的練級,無窮盡的練級。
    大家也和我說是不是會裡要經常搞些活動,我也經常在這樣想,可是能搞什麼活動呢?
    在麥裡,就算我們全行會的去了,都未必能搶到那個醜醜的狂熱,刷龍?更不具備那個實力。
    有人告訴我,可以去元素試試。

    我仔細看了官方的網站才第一次知道原來那裡面的怪物一共五個,而憑我們行會現在的等級和實力已經可以去嘗試其中三個。而且裡面的BOSS竟然是爆55加的武器的!不怕各位笑話,我當時真的是第一次知道55級的武器是那裡爆出來的。我原來的印象是戰3或者巢穴人馬那裡的BOSS才爆這些武器。
    我知道這一切後,很興奮,當時就開始和遊牧及燕子、風鈴、崽崽等幾個副會長開始商量準備把元素活動作為會裡主要搞的活動。
    而打到的裝備全部上交,由會裡統一按等級高低,同等級先照顧困難號的原則來分配。
    懷著興奮的心情在會裡和QQ群的通告裡宣佈了這次活動的計劃。

    晚上7點,我開始不斷在會裡通知人都來,在元素打BOSS對等級的要求是54級以上,我卻告訴大家都可以來,這不單純是打BOSS這麼簡單。而是讓每天忙於練級疏遠了情感的我們聯繫情感,一起生與死的活動。
    大家知道這件事情後,都很興奮,個個都躍躍欲試。連那些40多級的會員都恨不衝進元素抱著BOSS猛啃一口。
    第一次的大規模集合很順利,不到7點30分,元素門口已經有我們會4個隊的成員。另外還有3組級低的參觀組和負責背藥品的運輸組。
    在這之前一天,我看過另外個朋友打過BOSS,所以對打法也算有點瞭解,所以很快就把組和分工安排好了。遊牧和菜刀組,而我則帶著法師組,另外兩個是混編組。
    幾十個人的隊伍就這樣浩浩蕩盪開進了元素。
    在元素是沒有地圖的,我提醒大家都跟著我走,沒一會,我們已經站在那個如馬戲團小丑一樣形象的水屬性BOSS面前。它很漂亮,五顏六色,對於我們這些看慣了那些又黑又醜BOSS的人來說,這個BOSS是被包裝得如此時尚和另類。
另類的東西果然難打,它的技能很厲害,可以讓我們在短時間無法釋放技能,而對於牧師來說,無法釋放技能就無法給我加血,也意味著我的死亡,所以在牧師組後麵點還必須站一個牧師,這個牧師就是專門在BOSS攻擊範圍外解去前排牧師所中的毒術。這樣我的生命才能保證安全,也才能保證擊殺水BOSS成功。
我們就按照這樣的辦法開始擊殺水屬性BOSS,可是也許是剛開始配合不默契,我很快就倒在了那個BOSS的石榴裙下。那個站最後的牧師忙和大家道著歉。
    我們都笑著安撫她,沒事,第一次,大家都陌生,沒事的,再來。
    第二次,我還是倒下來,而這次和我一起倒下的人更多,多達五六個。而在一旁的參觀團的兄弟們也很讓我們感動。他們不斷用吶喊喊著加油,努力,一直在鼓勵我們,並不斷的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清除掉一些周圍刷出來的小怪。
那一刻,我看到了這個會的凝聚力,看到了這些人的善良和可愛。
    他們與那些臥底,搗亂者形成了多麼鮮明的對比。
    他們並不是為了得到什麼而來,只是他們更懂,更理解玩遊戲的真正含義和對友誼的深刻註解。

    第三次進攻馬上就要展開,之前的進攻一直是以法師為攻擊主力。而菜刀們的職責只是保護著法師和牧師。遊牧這個時候給我提了個建議,讓我們菜刀當衝鋒隊試試,我們是戰士,應該衝在前面的。
    我同意了,就這樣重新分配了工作。法師負責遠程攻擊,菜刀負責對BOSS近身攻擊。但是由於牧師少,而我的生命必須得到保障,所以5個菜刀卻只有2個牧師負責救護和解毒。
    但是當時的女神很低,要知道這些菜刀都是54級以上,他們的練級相對來 說要困難很多,而死亡一次就基本要掉5點經驗。這對他們來說是多麼痛苦的5點。可是他們沒猶豫。
    當戰鬥打響後,他們沖在了前面,我在BOSS前施放著技能,把BOSS的攻擊吸引到我身上。可是當BOSS釋放群體魔法攻擊的時候,這畜生的技能是致命的,我的血都被下去一大半,更何況這些菜刀。
    這個時候讓我最震撼的事情發生了,看起來很無意,可是我當時就被他們的行為所震撼和感動。
    他們大聲喊著自己隊裡的牧師:解!解!解!
他們喊的是牧師解除掉BOSS給他們施放的,讓他們不能攻擊的魔法。可是兩個牧師根本無法照顧過來
    他們需要攻擊,因為他們是戰士!
    第一個菜刀倒下了,是遊牧,5點經驗……
    第二個,兔子乖乖,5點經驗……
    第三個,天下第一囂張,5點……
    第四個,石頭,5……

    卻沒有一個人喊救,救,救。
他們都一個接一個在隊長位置復活,衝鋒,揮動武器。雙腿一軟,死亡…………

哪怕死亡都還在安排互相之間的協作,沒有人去管自己的經驗。
我看著這些兄弟如飛蛾撲火一樣義無返顧的衝著,倒下,我的喉嚨有種東西在哽咽,眼裡有種東西在流動。
他們的血是熱的,這就是真正的戰士。他們承受練級時的孤寂與白眼,承受那些按T(自動攻擊)的枯燥。當他們漸漸走向強大時,卻依然做著犧牲自我的舉動。
在整個過程中,沒有人和我要替身藥水,沒有人和我要打出來的裝備,因為他們其實知道元素裡是不會爆出戰士的好裝備的。可是他們依然在一次次的倒下後一次次的衝鋒。

就在BOSS還剩下4分只一血量的時候,BOSS忽然跑開了!
壞了!
這一跑基本就意味著功虧一簣。我忙追上去,施放我拉怪的技能,努力把BOSS拉回來。
很幸運,BOSS被我拉回來了,只是和開始相比,移動了下位置。可是現在的位置讓菜刀組的牧師處在了那些小怪的包圍裡,也處在了BOSS的群體攻擊範圍。
這個時候,參觀團的兄弟們讓我吃驚的撲了上去。
這是何等壯觀的場面。
吶喊著:保護菜刀組牧師!
一群人全部衝向那個死亡範圍的禁區,他們只留下隊長在外面,用自己微薄,不!是強大的精神力量捍衛著牧師的生命。小怪刷出來了,他們迎了上去,他們中職業大多數是菜刀,小怪對他們的傷害不大,可是每次BOSS施放群體攻擊後,他們基本都全部倒下了。而同樣的,沒有人喊救,確實也沒有牧師救,但是和衝鋒隊的菜刀們一樣,他們發揮著自己的作用,他們實現著自己的價值。
BOSS倒下了,沒打出什麼好武器,可是大家卻像成功擊殺巨龍一樣興奮。
沒有人找我要武器,沒有人找我補償經驗,更沒有人懷疑自己的價值。大家都在行會裡互相的稱讚著彼此的表現。

以後的我們經常去元素,每次都有這樣的感動,可是後來的發展並不如這樣順利發展下去。我們的行會從這個顛峰開始走向沒落,而一切都源於我那次也許會後悔一生的錯誤決斷。
 第四章           大結局

0
1
0
0
0
0

有料

淚奔

無聊

XD

掀桌

KUSO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