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第二章)
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第二章)
發佈時間:2011年04月14日 10:34:09      人氣: 7488       進入討論區

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

第二章

卻完全沒有想到他一次又一次的在我的隊長位置復活,我在組隊聊天模式裡大聲罵著他,他卻全然不知一樣,一句話都沒說。
  我看著他反常的舉動,一次又一次的死亡,一次一次的復活,他一直站在原地,那些從他身上釋放出來的炫目技能在我看來更像是流星墜落前最後的璀璨。
  我本可以退出組隊或者把隊長交給小組其他人,那他這樣的行為就不得不停止。可是我沒有這樣做,我知道他心裡肯定有什麼事,他需要這樣來渲洩,我像個旁觀者一樣靜靜看著這近乎慘烈的一幕,沒有在現場的人永遠無法想像那種場面的震撼。
  這件事情後,他下線了,連著兩天都沒有進過遊戲。
  第三天,他上線了,沒有問他那天地下迷宮的事,我想如果他願意說,他會告訴我的。果然,沉默了很久以後,他告訴我那天所發生的事情。
  那天早上出門前他打了他老婆,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打女人,至於為什麼會動手?他沒有告訴我。他只說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打一個女人,他知道很不好,可是他還是沒能控制住。
  記得他曾告訴過我,他與他老婆並沒有什麼瞭解,為了一次錯誤,為了孩子,為了結婚而結婚。他也一直在忍受著她的一些很不好的事情,這些隱私的事情作為朋友的我沒好追問更深層次的原因,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安慰他下而已。
  我想這些還不足以成為他那些瘋狂舉動真正的原由,他接著平靜的告訴我在那天打了老婆和進遊戲中間這段時間,他被公司領導通知到公司辦公室走了一趟。
  副經理很平靜的告訴他。
  他被通知下崗了!

  42歲,一個充滿困惑,流失激情,高不成低不就的年齡,本來以為有個鐵飯碗,一家人至少不用愁吃愁穿,可以就這樣安穩的堅持到退休,卻忽然間就被下崗了。以後的生活來源要來自哪裡?他所謂的那些價值觀和生活觀被一下擊得粉碎。
  兩件事情對他內心來說打擊都是非常巨大的,就好像一個人走在曾經熟悉的路上,閒庭信步。卻忽然被丟棄到一個陌生的十字路口。
    與妻子沒有愛情的婚姻、十多歲的兒子、感情、親情都是他不想面對,卻又不得不面對的事情。
  我們都變成了天涯淪落人,都遭受著生命裡最大的一次變數,都處在一個困惑的階段。我以為他會開始就此沉淪,他卻出人意料的開始積極的用他豐富的人生經驗教我如何去面對這些人生的變故,怎樣做個真正的男人,從他言語裡我能體會那種不屈不撓的堅定信念,可是我不知道他的這些經驗放在我身上是不是也適用。
  那段時間,我已經沒有工作,每天忙碌的是那些沒有處理完的債務,眼看快接近春節,那些收帳的自然加緊了對我的催促。而由於各種原因,另外兩個股東開始撤場,開始躲著不見我。債務問題成了近乎死水的局面,債主已經放言,臘月二十八前不把債清了,我的家也就是他的家。我只能躲,所有這些事我沒有告訴家人,我都藏在心裡。
  每天早早的就出了門,打電話,找另外兩個股東商量碰頭解決事情。
  電話不通或者說有事,我來到網吧,打開電腦,開了神泣,我努力逃避,努力在神泣裡構築一個沒有這些煩惱的世界,努力的和朋友一起開心,那段時間我基本24小時有18個小時在遊戲裡。可是每次從網吧出來,騎著車,一路的冷風並沒有吹醒我,在遊戲裡我一天比一天陷得深,在遊戲外我一天比一天更絕望。

  更夫每天也都會早早的上線,和我一起練級、刷裝備、和我一樣在網吧吃飯,和我一樣吹著刺骨的冷風走過那條漫長的回家路。
  起初我只是以為他也開始在生活裡迷失,在遊戲裡沉迷了而已。可時間長了,我漸漸發現我猜錯了,他是把我當親兄弟一樣,怕我出什麼意外或者頭腦發熱做出什麼愚蠢的事情,因為當時我好像的確有這個苗頭。當他在安慰我的時候,我知道他自己也困擾在迷惘的生活裡,可是就像在黑人面前一樣,他沒有顧自己,而是把技能釋放給追殺同伴的敵人一樣,他放在第一位的永遠不會是自己。
  我們經常都會在潘多拉西斯巨魔獸那裡坐下來,和豬豬愛你、寒之月這些行會的兄弟聊聊生活,聊聊行會,聊聊遊戲。看到這裡也許會覺得很可笑?
  對不對,像看斷臂山一樣?
  當然不是,男人和男人最真摯的友誼就是這樣,我們更像戰場上兩個受了傷的士兵,攙扶著走過那段艱難歲月而已,但是他給我帶來的遠比我給予他的多很多。
  那段時間除了更夫,很多行會裡的一些其他弟兄也對我的事多少有點瞭解,他們都安慰我,沒有目的,沒有交換。那時候我沒錢、沒等級,說白了,我只是個50出頭的小騎士而已,拿的是40多級的普通裝備,連裝備上的石頭都沒有鑲嵌幾個。那種安慰不是問候那麼一兩句而已,而是每次我一上線,都會有他們溫暖的話語撲向我,那些友誼那些朋友是最單純的…………
    隨著寒假的開始,行會的新會員開始越來越多,行會開始熱鬧起來,我與更夫練級從最開始的到處找人組隊變成自己行會的人組一起練級,練級的時間越來越多。
  練級的過程是枯燥而無聊的,而且在潘多拉西斯練級,是可以輕易的把人練窮的。我和更夫開始固定和其他人組成了固定的練級隊伍。可呆在圖4的時間多了,去刷裝備賣錢的時間自然也就少了,我又開始陷入了新一輪的經濟危機,我和更夫本來從來都是不拿人民幣充卡的人,可是看著我們那漲得緩慢的經驗值,我第一次花了30元去充了卡,買了很多經驗石頭。最開始給更夫的時候,我只告訴他是朋友給的,因為我明白一旦他知道我是充卡換來的經驗石頭,他是絕對不會要的。
  可是沒過多久,他還是看出來了。我每天都在給他石頭,除了充卡,我沒有別的渠道得到這麼多經驗石頭。從此他再沒有接受過我一個經驗石頭,並且狠狠罵了我一頓。

  我用經驗石頭很快就53級了,也應該換53級應該穿戴的裝備了,可是當時53級的裝備市場上賣得老貴,我們行會大多數50級以上的人也都基本沒有錢買。
  星期六,我看見他上線了,習慣性的叫他一起去練級,可是他說他今天有事,
  練不了級。這可是破天荒頭一次,但是我並沒有再去問他幹什麼去?他也一直在線,只是不知道他在搞什麼?
  晚上的時候我準備賣掉些經驗石頭去買裝備的,可是他以老哥的語氣嚴厲的阻止了我,說帶我去個地方。叫上會裡另外幾個人一起跟著他,他在前面帶路。

  烙印洞穴,一個熔岩般的恐怖地獄,裡面四處是血腥的紅色。
  我知道在那裡能打到五級石頭,可以賣個非常好的價格。但是憑我們現在的等級,我們根本打不了裡面出五級石頭的BOSS,我以前的牧師號和一個弓手、一個刺客去過BOSS那裡,現在想起第一次的烙印之旅,還是覺得挺恐怖的。
  一路上,我得變成動物的形式才能安全到達目的地,沿途那條可怕的巨龍睜著泛紅的雙眼,隨時準備吞噬掉每個路人的靈魂和軀體。還好,我在技能時間耗完之前到達了目的地,我們只能站在一個很小的石台上,不遠處就是那只巴洛,身旁是三個護衛一樣的怪物。當時的我錯誤的以為整個洞穴就只有那一個可怖的傢伙而已,後來才知道一共有五隻。
  當時他們的打法我已經記不清了,只曉得自己渾渾噩噩不停給刺客加血加血。那個大傢伙每次打出的高傷害都讓我緊張不已。直到巴洛倒下了好一會兒,我才看到弓手得了個精神五級的石頭,然後我們倉皇的逃出了烙印洞穴。

  更夫把我帶到烙印,在門口某個地方選了個檯子,刷那些小怪,而對於站的位置,怎麼個打法,用什麼技能,他彷彿都瞭如指掌一樣。我問他,刷這個有什麼用?他說等會就知道了。
  沒一會,我的包裡多了樣東西。
  是53的裝備!!!
  問他怎麼知道這裡的?
  他說是朋友告訴他的。
  我當時一笑而過,還笑著在行會宣佈,以後我們53的兄弟姐妹的防具終於可以不用買了。
  行會一陣歡呼。

  可是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為了能讓行會的兄弟姐妹們都能用上53的裝備幹了件極其愚蠢卻讓我們極其感動的事情。
  而告訴我這個事情的是我牧師號級很低的時候認識的一個朋友,因為各種原因他沒有到我們的行會。
  他當時密我:
  “更夫無敵是你們行會的嗎?”
  “是,怎麼了?”
  “他是不是有病?”
  “他是我的好老哥,如果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你告訴我,請不要侮辱他,雖然我和你是很早就認識的朋友。”
  “他沒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那你為什麼那麼說?”
  “今天上午我和我們行會的人組隊去烙印打點53的裝備,就看見他站在洞口。開始我們以為他也是等人一起去刷裝備的。可是他卻問我們能不能帶上他?我們的隊長是我們的副會長,是個騎士,脾氣有點怪,有點自私,平時嘴巴也不怎麼乾淨。很多人都看不慣他,可是他是我們會長現實裡的室友,我們也不好說得什麼。他當時死活都不答應帶上你們會那個叫更夫的,然後那個更夫就苦苦哀求,一直跟著騎士屁股後面轉,說他等了一下午了,就等到我們這一隊人。他可以什麼都不要,他只想去裡面看下,去學習下。可是騎士根本不管這些,就喊我們進去。”
  “更夫是不是也跟進去了?他搗亂了?”
  “恩,他跟著我們隊進了,但是卻沒有搗亂,他一直跟著我們,一直在哀求,要知道烙印裡面是很危險的,他說他才51,要知道這樣的等級在那裡面是相當脆弱的。”
  “恩,我知道,我曾經去過,很可怕。”
  “我們騎士見實在甩不掉他,便提出他除非拿12個經驗石頭和3個全體就可以組上他。”
  “他答應了???”
  “恩,要知道那個瘋子騎士想錢想瘋了一樣,這樣的價格除非是瘋子和神經病才會答應。他卻偏偏答應了,他說他馬上去充卡。騎士在我們組隊聊天模式裡還得意的在說這筆生意太他媽的划算了。等那個傻子給了太陽就給我們每人2個。我們沒一個人說話,都覺得他這樣做有點過了。可是更過份的還在後面。”
  “怎麼個更過份法”
  “當更夫把東西給他後,騎士說還要答應他一個要求,才會組他。他打著‘呵呵,還有什麼要求?說吧。’我們這邊的騎士說除非還叫他一聲爺。更夫有那麼十幾秒沒有打字,然後打了個“爺”字出來。我想問你下,他是不是很窮?為什麼這麼想要53的裝備,想要卻為什麼又打到的東西都不要?”

  我想我的第二個鍵盤就是這樣壞的,我用力的把鍵盤擲到了地上!
  充卡?他為什麼要跑去充卡?前不久還剛剛罵過我把錢不作數,為什麼要開口叫那一聲爺???已經42歲的他還要管一個可能還是小孩子的人喊聲爺!這需要多大的勇氣。我開始明白他原來只為了我們大家都能以後穿上53的裝備,不去花錢,不去充卡,不去賣石頭,他用他自己放下男人所有的自尊換來我們所有的尊敬。但是這並不是他期望他看到的,如果沒有這個朋友告訴我這些事,我想這件事到現在我都還會以為真是他朋友告訴他的。
    當他做完這一切以後,他卻默默的離開了,當一個上午我上線的時候,會裡的人告訴我…………
 

第一章       第三章


0
1
0
0
0
0

有料

淚奔

無聊

XD

掀桌

KUSO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