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開篇)——無數玩家回貼表“感動”
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開篇)——無數玩家回貼表“感動”
發佈時間:2011年04月14日 10:22:32      人氣: 7092       進入討論區

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

第一章

關上走廊的燈,摸到電腦前,點燃一支煙,開始在鍵盤下敲下這段文字。
本來這些故事是準備決定徹底放棄這個遊戲的時候才寫的,這也是一直以來從未寫過和這個遊戲有關的隻言片語的原因,很多朋友都不知道我在玩這個遊戲,而且已經快一年了,那些歡喜、那些眼淚、那些感動,裡面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最明瞭…………
說到網絡遊戲就不得不提我的遊戲史,快畢業那年,由於課少,很輕易的就被室友拖進了“傳奇”的世界,這個對我來說第一個意義上真正的網絡遊戲很快就迷住了我,當然也包括我們全寢室的人。那段時間裡我們的舉動現在看來是非常瘋狂的,連著通宵了接近兩個月。每天晚上10點以後,根本不用開什麼動員大會,全寢室自覺傾巢而出,殺向網吧,一路吼著“通宵!誰不通宵就是和全寢室作對!”。然後在網吧玩得黑天暗地。
第二天早上,又是整支隊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寢室,然後一覺睡到天黑。週而復始,已經著了魔一樣把遊戲當成那段時間生活的全部。在這樣近乎癲狂的狀態下,我們很快在遊戲裡都成為了數一數二的人物,並且由於我和遊戲管理員漸漸的熟悉,我們的裝備也開始由管理員悄悄發給我們。那種虛榮讓我們都深陷其中。
直到畢業的來臨,當我們不得不面對現實的吃飯工作問題的時候,我醒了,說來也很奇怪,我很輕易的擺脫了遊戲的干擾,我開始放下遊戲,去迎接生活的挑戰。我就是這樣的人,沉迷的時候我可以很執著於遊戲,當需要面對其他更重要事情的時候,我一樣又可以專心於做好其他事,這對我來說,算是件不壞的事。
時間一晃就是五年過去了,從傳奇以後我再沒有接觸過任何的網絡遊戲,當成立自己的廣告公司以後,每天公司的事情讓我很疲憊,也感覺到很大的壓力。業務、設計、製作、安裝、客戶、溝通、效益都讓我的肩上始終沉甸甸的。
男人需要壓力,壓力就是動力,可我畢竟不是核動力。我能很好的與客戶溝通、與死黨溝通、卻就是沒有辦法與家人溝通,感覺那是一道鴻溝,我無法去逾越的。於是我漸漸習慣把所有的壓力都放在自己一個人身上去獨自承受,每當受了白眼、心情不好、談判失敗、效益不好的時候我都深深藏在自己心裡。表面上我不能顯露出來,員工不能接受你的這些失敗的事情,他們更願意看到公司的發展順利。有時候,我能通過足球這項運動偶爾釋放下壓力,可是畢竟時間有限,如果真有那麼多時間去運動,我想我的公司也許就應該關門大吉了。
一次很偶然的機會,在網上瀏覽時我看到了神泣的宣傳廣告,就一下被吸引住了。最開始純粹的是被遊戲出色的美工所折服,畢竟自己是搞設計出身,所以對神泣的平面宣傳海報有著職業的嗅覺和鑒別,感覺這個遊戲一定不錯。於是,我開始關注這個遊戲。公測時候的火爆程度在我和大多數玩家的意料之中,連公測帳號都註冊不了。120萬人同時搶著每天10個註冊名額,我想就憑我512的網速,怕是到2008也搶不過他們。我又開始接著等待,我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麼?在等待壓力的釋放渠道還是等待再次的沉淪,而又是怎樣的結果在等待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覺得自己太累了,需要找個渠道來讓我釋放些壓力,讓我緊張的情緒放鬆下來,並且在釋放壓力的同時又不能耽誤工作,唯一的辦法就是坐在公司的電腦前。我始終堅信今時的我已經沒那麼容易沉迷於遊戲了。
遊戲總算正式開始開放了,場面依舊火爆,很難進遊戲,每次玩的時候需要不停的按回車鍵起碼半小時以上,才能勉強進去。還好,進去以後並沒有想像那麼卡。而我也用了我一貫常用的遊戲名字:波波羅。至於為什麼要用這個名字,我也不知道,它不具有任何意義,但是又包含了太多意義,算是對過去那些快樂時光的一種祭奠。
起初,我選了個弓箭手的職業,可是後來看了網站才知道這是個在普通模式下沒有什麼前途的職業。因此我等開了新區後,進入了這個新服務器,開始了我喜與悲的神泣故事。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看了網站上不少相關文章,所以我還是用波波羅這個名字註冊了一個操作相對簡單、升級快,好組隊的牧師角色。這是個相當於我們生活裡醫生的角色,是個輔助型職業,卻也是個不可或缺的職業。他的職責就是在隊伍裡擔負治療的主要任務,保證團隊成員的安全,甚至獨有復活死去隊員的技能。玩了段時間發現這個職業的確很好組隊,所以我很短時間就升到了30多級。在遊戲裡,人可以變得很天真,在級別低的時候,情感也很純潔,沒什麼目的性。那段時間因為經常在一起組隊練級,所以很快就認識了些人。沒過多久,我建議經常在線的組成一個行會,方便大家聯繫和練級,也更容易有歸屬感。沒想到,這竟成了我的行會里程的開始。
當時基本沒經過什麼思量,我們去到行會管理員那裡,建立了自己的行會:瑪爾斯戰神團。
剛成立的時候,人很少,但是隨著級別的提高和認識的朋友不斷增加,行會的人漸漸開始多了起來。那段時間管理行會很輕鬆,沒什麼太多的矛盾。大家的目的都很純潔,那些友誼也是最不帶任何目的性的。沒過幾天,我的牧師順利畢了業,當時到50級那天我很高興,正當我準備開始練困難的時候,一個朋友說不玩了,把號給了我。這是個聖騎士號,所謂騎士,就是個肉盾,挨打的。但是這個職業也是非常重要的職業,經常有玩家出遊戲幣租騎士,而且開出的價格還不低。所以我接手了這個43級的騎士號,準備把這個號練起來賺錢用。卻沒想到這個號竟成了我後來所有樂與悲的承受者。
很快,我把這個號的裝備也弄齊了,級別也升到50級了,本來打算放到一邊,開始練自己牧師號的困難模式。可是有朋友說普通騎士練到60也很厲害,於是,我開始繼續練起了普通騎士。
同時在這段時間,公司的效益開始走下坡路,但是與我玩遊戲絕對無關,我也很努力的在業務上面盡職盡責,也許開始就選擇合夥開公司就是個最大的失誤吧。多種原因越來越激烈,矛盾越來越明顯的時候,公司終於在三個股東開會以後決定,公司散伙。
可是散伙歸散伙,很多的問題都還沒有解決,而三個人的意見也不統一,又臨近春節了,那段時間自己過得是地獄般的生活。又有其他太多不幸的事情全部都發生在了我身上,而且全部集中在了一起。我像被大轟炸了一樣,每天回到家第一個感覺就是累,哪怕不是很瞌睡都能很快睡去,但是半夜又會醒來,然後失眠。很快,我瘦了下來,一個星期的時間,我瘦了整整6斤。每天遊魂一樣的生活,思想和軀體根本沒有辦法結合在一起,只有坐在電腦前,他們才開始合二為一。一進遊戲,我很快就能忘記現實生活裡那些所有的事情,手機關掉,我把自己封閉在那個遊戲的世界裡。神泣開始成為我精神的寄托和逃避現實的工具。
當時認識了一個對我來說很關鍵的人,他就是更夫無敵。
這是個我永遠都忘不了的朋友,雖然我們從來沒有見過,在不同的城市。但是是他在我最困難的那段時間把我漸漸引出了黑暗。他曾邀請我去他的城市散散心,可是當時的我根本沒有目的,不知道我還有沒有未來,所以也就婉言謝絕了。他有40多歲了,這個年齡當時從他嘴裡說出來的時候,包括全行會當時在線的人都嚇了一大跳。很難想像一個40多歲的老男人還會坐在電腦前玩網絡遊戲,但是仔細想想,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快30歲的老男人一樣也坐在電腦前癡迷。也許是我比較接近他的年齡吧,我們很快就成了談得來的朋友,當然我們不是同性戀。請別誤會。
第一次認識更夫無敵是在自己50級成功畢業那天,當時很高興,這樣的情緒下,我也把幾個當時和我一個隊的快50級的人帶畢業了,這其中便有更夫無敵。然後我邀請他到我們工會來,他很爽快的答應了。他本是一老企業的員工,和大多數人一樣,拿著餓不死也撐不著的工資敷衍過著日子。可是他對這樣的生活不是很滿意,和老婆的關係也一直處於不冷不熱的狀態。每天工作、家裡兩點一線的生活讓他覺得煩躁,和我一樣,在遊戲裡釋放所有承載的東西。因為性格的差異,他與老婆的日趨激烈的爭吵也開始讓他覺得厭煩,可為了兒子,他不得不堅持。他開始嘗試在遊戲裡找回些許屬於自己的快樂。那段時間他和我一樣很瘋狂,幾乎天天和我泡在一起,我們一起練級、刷裝備。我們的目標漸漸統一,那就是把普通模式練到60級,為了一種現實中得不到的虛榮,為了解放現實裡那麼多禁錮的思想。
    在克勞倫巢穴裡,我們一起開始嘗試殺人馬怪,剛開始的時候,因為才到50級,所以我的騎士號抗起來很吃力,就看著血噌噌的往下掉,每次都得喊兩個牧師,我才能有點安全感。就算有兩個牧師,一般情況下我都得死幾次,那時候的遊戲幣對我們很重要,殺人馬也純粹是為了掙點經驗石頭的錢。我和更夫開始漸漸有了錢,能買得起平時看起來是奢侈品的經驗石頭。而每次在人馬面前倒下的那一瞬間,都能明顯感覺到更夫的那種傷感。好半天他都能不說話,我知道我的倒下對他來說不僅僅是死亡那麼簡單,他告訴我,我看你倒下的時候就好像看到自己生活裡倒下的那一瞬間,有我們本不能承受的太多東西壓彎我們肩膀的時候,我們可以踉蹌,可以搖晃,但是不能倒下。可是我們都倒下了,我知道他說的我們也包括了我。
倒下,復活、倒下、復活,這情景在電影裡看來會有英雄、戰士的感覺,可是在克勞倫巢穴這個黑暗之地,在更夫和我的眼裡,卻顯得那麼悲壯,而我們為了生存卻不得不這樣做,這是無奈的。
有了經驗石頭,我和更夫的升級速度開始快了起來,我們開始頻繁在刷人馬的同時,又有了新的去處,戰場地圖的地下迷宮裡。那裡能刷到石頭,一種鑲嵌在裝備上能提升裝備屬性的東西。當時市場上這東西很暢銷,供小於求。照理說這東西既然需要量這麼大,應該很多人去刷,可是市面上這東西卻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多,為什麼?
    因為有黑人!
—憤怒聯合的玩家(遊戲裡我們習慣將他們稱作黑人,而他們也習慣稱我們光明聯盟的人為白人)在裡面經常清場。

  我們開始去的幾次很幸運,沒有碰到什麼黑人,我和更夫帶著其他人混跡於其中,很快我們便沒那麼幸運了。那是個星期六的早上,我與更夫組好一隊人便開始下地下迷宮。刷了沒一會兒,便見小地圖開始泛紅的閃著,然後音樂也變了。
  有黑人!
  我們開始到處找尋,可是就只見小地圖血一樣的紅色閃爍著,卻根本找不著半個黑人的影子,我們知道我們碰上刺客團隊了。對於我們這樣一組法師團隊來說,面臨的可能是滅頂之災。
  刺客在黑人那邊的職業對應名是潛行者,這種職業有個技能是隱身的,只有牧師的探測技能能發現他們,而不走運的是我們的牧師並沒有學習這個技能,我們一頓臭罵以後,只有集中在一起,我們不打算跑出戰場範圍,因為整個隊都是男玩家,沒有人站出來說離開,因為誰都不想做懦夫。
  我緊張的握著鼠標,心頭很緊張,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與黑人正面交鋒。我能感覺額頭的汗,緊張但是絕不是害怕,我很期待刺客團的現身。
  就這樣我們站在那裡足足3分鐘,我想刺客團肯定也在部署他們的隊形及分工,而我們也在安排我們的分工。
  第一個刺客現身了,他瘋狂的衝著更夫撲去,手裡拿的武器在更夫的身上一刀一刀劃過,更夫的血在急速的下降。我急了,衝上前去,把自己的技能釋放出來,什麼致盲、失明、定身都一股腦全丟在了他身上。可是很快事實證明我的確是個戰場新手,我的舉動是愚蠢的。當其他幾個刺客都相繼現身以後,我才發現這些剛才釋放的這些技能都還沒有冷卻,只能眼睜睜看著那群雜碎肆意舉起屠刀在其他人身上割過,遊戲裡沒有血腥的場面,只有來自我內心深發的慘烈。更夫最先倒下了,雖然他很不情願,他沒有顧一刀一刀刺向他自己的敵人,他把他所有的攻擊技能全部釋放在正在追殺另外一個同伴的敵人身上,那個敵人倒下的瞬間,更夫也倒下了。
  我叫所有的人都復活到外面去,不然再復活在這裡,只會一次又一次的屠殺,潛行者們很聰明,他們始終都不動我,因為知道我是隊長,而且知道我沒有什麼殺傷力,而他們同樣也無法置我於死地。正在我準備跑回出口的時候,令我驚訝的事發生了。更夫復活在了剛才死的地方,那些黑人當然很快就殺掉了他,我以為這只是他一次操作失誤。

第二章


0
1
0
0
0
0

有料

淚奔

無聊

XD

掀桌

KUSO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