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第三章)
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第三章)
發佈時間:2011年04月14日 10:37:27      人氣: 7194       進入討論區

神泣——關於那些喜與悲

第三章

行會的人說更夫昨天晚上上線叫我今天等他,他有事情告訴我。 
       10點左右,更夫無敵上線了。
        “波波,我有點事情要給你說下。”
        “先別說,告訴我為什麼要叫他一聲爺?”
        “呵呵,你怎麼知道的?誰告訴你的”
       “你這樣做,你覺得我們心裡會好受嗎?老哥”
       “好了,不說這些了,我今天上來也不是說這個的,呵呵,不過答應我,別告訴會裡的人。”
       “那你今天要和我說什麼?”
半晌,他都沒有說話。 
       “我要離開了。”
       “波波,對不起,我不能陪你一起把行會繼續發展壯大了。我們一起共過患難,一起吃過那些苦,包括遊戲裡的、生活裡的。所以我也相信你一定能把軍團搞得有聲有色,我相信你的能力。我會永遠記得你們這些好朋友、好兄弟和這個行會的。”
        我承認那一刻,我無法抑制我奪眶而出的淚水。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動情處。
       “波波,對不起,我其實很早就想告訴你這件事情的,你在一天一天的走出那片陰影,行會也越來越壯大了,我也是時候該離開了。我也馬上要自己開個餐館了,遊戲畢竟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的生活都要重新開始,像老劉那首歌一樣,一切只不過是從頭再來。你也一樣,要振作,我覺得你其實也很堅強的,要有信心,沒有你闖不過去的難關。要站起來,哪怕一身是傷口。波波,記住老哥給你說的那些話。
       還有,別在會裡說我不玩了,就說我出差去了,行會剛壯大,我不想因為我的離去而讓大家沒了凝聚力。我有時間會一定會回來看大家的。”
       我在電腦前努力的點著頭,我知道他看不見,但是他應該能感覺到。我無力再在鍵盤上敲擊“再見,老哥,祝你平安”這幾個字…………
       我們的再見也許就真的是再也不見,就算我們有緣能擦肩而過,而我卻不知道那個急匆匆奔走於生活的人就是你,老哥。

       更夫走了,他就這麼離開了,我也終究失去了老哥,卻又覺得我很幸運,我其實老哥一直和我、我們的行會在一起。
        在那一刻,他真的如同那顆一劃而過的流星,釋放最美麗的光芒後消失了。
雖然他再沒上過線,但是我知道他一定很忙,一定也很掛念我們這幫曾經朝夕相處的兄弟。他會回來看我們的,老哥,如果你看到這篇文章,你一定會回來看我們的,對嗎?我們等著你………

        沒有了更夫的日子,時間依然一天一天的在過,春節的那段時間,家家都歡天喜地,而我卻仍然在網吧和家庭之間搖擺,我開始留起了鬍鬚,我讓自己看起來和心裡一樣蒼老。我沒忘記更夫那些話,可是我需要時間去慢慢接受和吸收。

        我一個人經常會跑到潘多拉西斯巨魔怪那裡的山坡去靜靜坐著,看著其他人在下面忙忙碌碌的引怪、殺怪、開經驗石頭,死亡、復活。見證著其他人的開心、焦慮、迷茫。每當這裡搶怪的時候我都能知道事情發生的全過程,先動手搶怪的總會為自己想到合適的理由,然後他的行會就會被他那些裝得很委屈的自我辯護所蒙騙,行會於是便高舉“申張正義”的旗幟開始職責被搶的人為“搶怪的”。碰上被搶的如果也不是善類的話,下一步該做的就是罵街了,服務器開始熱鬧起來,像極了一個舞台,你方唱罷我登場。全體聊天和刷屏一樣保持著高效率,互相對對方的父母雙親表示問候,嚴重的時候甚至引發一場行會的決鬥。其實這個導火索也許只是那個卑劣的人在別人練級的時候卑鄙的按了下技能鍵而已。當他得意的在為自己能搶到別人怪的能力沾沾自喜的時候,卻沒有想到給整個行會帶來了麻煩。而那些所謂的正義的使者,強者的化身開始了一將功成萬骨枯的路途。
我可憐那些迷失了心智的玩家,強者生存,沒錯,和社會一個道理,只是我想大多數所謂的強者可能還是用父母的工資或者辛苦錢換來的吧,就算不是,我想也失去了所有的意義,話不深,細細體會,都能明白。這只是遊戲,除了真摯的友誼,它顯得那麼虛無。除非我們一樣,都是看不清楚前方的人……

        我繼續練級、刷裝備,我一時放棄這個遊戲很難,當時我需要找個寄托,情感和工作的寄托。他們都牢牢依附在遊戲上。我的級別也慢慢升了起來,那段時間經常在一起的孤獨天師是個比我低一級的法師,我們開始在圖4和戰3迷宮來回穿行。每天就干3件事情,練級,刷石頭、賣石頭。說實話,那段時間是麻木的,每天好像上班一樣到了網吧,開電腦,進遊戲,密天師,然後開始“工作”。
然後6點到8點“下班”,回家,倒頭睡覺。 

       有天晚上,天師沒有上線,我一個人便在阿普倫擺著攤賣石頭,三貝勒—一個我認識很久的朋友叫我一起去戰3刷石頭。他當時的級別很高,他也知道我有牧師和騎士兩個號,叫我換牧師號和他一起去刷石頭。我們和另外兩個法師組成了一個隊伍,就下了戰3地下迷宮,沒有在我一直刷石頭的迷宮二層停留,而是到了三層,這是我第一次到三層。我問阿三為什麼不讓我上騎士號,他笑著說我已經洗了了體法,你馬上就面臨失業的危險了。
       我笑了笑,我並不在乎這些。
       三層怪物爆出來的石頭基本都是4級的,我原來並不知道。看著一個法師在那裡行使著騎士的職能,忽然覺得很好笑。剛準備打字取笑下阿三那拙劣的引怪技術的時候,我的地圖紅了!
       我很自然的想起了更夫。
      不過這次不是刺客團隊,是一組法師隊。
      有6個人。

      我在組隊裡問阿三:“怎麼三層也有黑人嗎?”
      在戰3,隨便那裡都有可能有黑人。
      我們開始分散,黑人早已經也發現了我們,我們互相朝對方衝去。
      長長的走廊裡,我們短兵相接了,我對憤怒的裝備不是很清楚,所以也不知道對方是怎樣等級的一支隊伍,但是我們這邊除了我是53級的牧師以外,其他人都是55級以上的。
      很顯然,他們對我們的等級也不是很瞭解,不過他們沒有我們等級高,更沒有我們隊裡那些法師的裝備好。阿三衝在最前面,而對方的騎士肯定也是第一個重點照顧他,可是當發現把攻擊點放在他身上是個錯誤的時候,騎士身後的法師和牧師已經全部倒下去了。騎士最後也倒下去了,並且說了句什麼。因為我沒有學語言,所以也看不懂他說的是什麼。阿三學過語言,所以他告訴我們,騎士死前說,“媽的,體法”
      “他們最多53級,憑這樣的實力想和我們鬥?呵呵,被我們全部殺回老家了。”阿三不無得意的說。

      我們繼續刷我們的石頭,沒一會兒,地圖又紅了。
      今天怎麼這麼多黑人?
      四處找著,我們處在一條直直的走廊裡,所以除了潛行者,應該不會受到伏擊。我們在猜想馬上要出現的黑人是怎樣的?是剛才被殺的那隊人喊的救兵?還是另外一路來這裡刷石頭的人馬?
      走廊另外一頭出現了幾個身影,讓我們意外的是,竟然還是剛才那幾個人,明知道打不過我們,還跑來幹什麼?這不是送死麼?
    我猛的回想起更夫也曾有這樣的舉動,難道?他們中也有人發生了什麼變故?
    又一次交鋒。
    他們很聰明,根本沒有人去動阿三。全部衝著其他人而去,可是這是個等級壓制的遊戲,他們再一次全軍覆沒。
    當第三次地圖紅的時候,不用猜了,還是他們。
    結局還是一樣,他們每次都在變換著打法和戰術,可是終究實力的相差,他們又一個一個的倒下了。
    我們就一直在那個走廊裡不停的交鋒,最後一次交鋒完畢後,倒在地上的騎士說了句話,然後他們再沒有出現。
    我問了阿三,黑人說什麼了。
   “他說他朋友在前面刷石頭,他為了保護朋友,所以需要一直和我們不停交鋒,好拖住我們的時間。”
    我心生敬佩,我不得不承認這是個聰明的重義氣的人,他所帶領的是個無私的團隊,從那個時候起,憤怒的這些人開始給我的印像有了很大的改變。

    天師忽然走了,很突然。
    走的那天,我在行會沒說幾句話。
    我當時就在圖4的暗夜精靈那裡,我靜靜坐那裡,看他瘋狂的發著全體。他告知整個火焰之塔服務器:他瘋了,他在離開前,他要瘋狂花掉身上所有的錢。
高價的五級石頭,高價的裝備。
    很多人密他,因為他是個很好的買主,可以比市場價高出幾倍,然後他拿著這些石頭瘋狂的去砸,碎了,再砸,碎了,再砸,由於沒有和天師之間並沒有我和更夫之間那樣相互瞭解,我無法洞悉他的內心世界。只感覺他在絕望的邊緣。
“孤獨天師退出了行會。”
    當我聊天窗口顯示這樣的一行字的時候,我明白我又失去了個朋友,我在流失我生命裡本應該寶貴的財富。
    我這次沒有流淚,卻遠比流淚難受,每個人的離開,都是那麼訣別,每次的離開也許就是生命裡永遠的告別,我們的軌跡曾經交叉,但是沒能平行往前走。
也知道天下無不散之宴席,只是相遇如果是為了分別,那麼這樣的分離之痛該怎樣去承受。
    我終於發了生平第一次全體,挽留他。
    可是他畢竟還是走了,從這個時候起,我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在生活裡,我也開始發生了變化…………

第二章           第四章


0
1
0
0
0
0

有料

淚奔

無聊

XD

掀桌

KUSO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