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老刺客的回憶錄
一個老刺客的回憶錄
發佈時間:2011年04月07日 16:02:29      人氣: 7146       進入討論區
刺客跟妓女是最古老的兩種職業,而我從事的就是這樣古老職業——刺客。
  我出生在綈奧絲大陸,在我出身的那一刻,我就立志要成為最優秀的刺客,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當然付出總有回報,兩個月前,我已經是這個國家最強悍的刺客之一。
  我喜歡陽光,所以我經常去曬太陽,或許在別人看來,我很愉快,穿著祝福,騎著一種不會飛的怪鳥(據說叫火雞),但他們不明白其實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因為他們不懂我的心傷,今天,我又跟往常一樣曬太陽,卻回憶起以往的點點嘀嘀
  練幾篇:
  修煉那麼多時間,至少有點我很驕傲,我從沒搶過別人的怪,人們在談論練幾狂煉經常說他是一刀一刀砍出來的,但是談論我的時候,他們說我是一秒一秒坐上來的。是的,我一直坐地板,那時候我的座右銘就是把比德地板坐穿,我很羨慕那些搶怪的人,我也試圖想去欺侮下別人,不過這一想法瞬間就被我否決掉了,因為看到狂戰士、法師他們在打擊怪物頭上冒出的數字後,我明白了其實我什麼都不做才是最好的選擇。不過有次也有個很邪惡的念頭,那時候我曾看到一個小刺客正在一手揮汗,一手砍怪,我想也許我唯一可以搶的就是他吧,不過等我靠近了,他抬起頭,看了看我,說:大哥,你一直是我的偶像,我將來也要像你一樣出色。我張大嘴,不知道說什麼,可憐的孩子,又被誤導了。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搶怪的念頭了。
  裝備篇:
  作為刺客,與其說打裝備打石頭,不如說混裝備混石頭,但我很高傲,所以我不去混,只能買。
  在我還是50多級時候,我有了傳說裝備,我幾乎傾家蕩產,砸滿了石頭,而後我開始坐地板,一坐就是40天,等我60幾出來後,我去了阿普侖,突然我有種農村人進城的感覺,原來有了新裝備了,我看了下自己破舊寒酸的一身,咬咬牙對自己說,再來一次吧,於是我把身上的那套以幾乎成本的三分之一價格賤賣,去買了新裝備,可惜沒錢買石頭砸,囊中羞澀的我突然有了個念頭。我的偶像荊坷白天是個流浪的歌手,晚上是個殺手,我要學習他,於是白天我是個刺客,晚上我則是個賣復活道具的小販,還經常被阿普侖那些城管欺侮,他們老把我變來變去,對此我也很無奈。但是這個潮流永遠是難以琢磨的,在我砸好新裝備時,祝福出現了,而我所在的工會又非常強大的控制著祝福裝備,說起工會,我感覺叫黑幫更確切,而且是這個國家最大的黑幫啊,經常發生為了底盤火拚的場面,從小在這個環境長大,我的幼小心靈還沒扭曲連我都覺的很奇跡了,話題扯遠了,因為我畢業後也閒得無事,因此經常參加幫會活動,所以也領到了祝福,不過新的難題又出來了,沒錢砸石頭,我也只有繼續白天殺人,晚上販賣的生活了。
  合裝備:
  如果有1000個人裡面有一個人中了彩票,那個人肯定不是我,但如果1000個人裡面有一個人被磚頭砸到了,那個人肯定是我。曾經有個高人指點我說,以無限為有限,以無法為有法,萬宗歸一,石海戰術才是王道,於是我相信他了,可惜我錯了,我不知道為了他的石海戰術,我留了多少眼淚。我每碎一個都會跟自己說,下一個一定上,可惜這樣的話在每砸成功一個石頭,我需要對自己說十幾次,記得印象最深那次,我跟往常一樣帶了375幾石頭找鐵匠,一直到最後一個石頭,我又對自己說了次,一定能上,可惜我又錯了,鐵匠藐視的對我說:「你的錢不夠」,那一刻,我真的差點抓狂,我想抽出的我匕首,不過我看到鐵匠那比我腰還粗的手臂上疙瘩的肌肉,我還是放棄了,那一刻,我明白了絕望的含義,耳邊傳來一首熟悉不過的歌:檫干淚,不要問,為什麼……
  戰場篇:
  很多人說刺客打架很強,是的,我也這麼認為,但這個世界是公平的,刺客可以殺任何人,同樣有會被任何人殺。很多人說刺客就是用來殺最強的敵人,因為他有最強的暗殺技能,我也是這麼想的,作為這個國家數一數二的優秀刺客,我一直把最強的敵人當做我的目標,但直到有一天改變了我的看法。那天我遇見了個體制技師,當我費勁一刀一刀把她折磨死,他倒下的那瞬間奔出幾個字:「垃圾,殺個技師都那麼慢。」我突然發現那一刀一刀不是在折磨他,而是在折磨我自己,於是半小時後我又遇見他的時候,我直接召喚出死神,看到她瞬間倒下了,我邪惡的笑了,我終於明白了,不管黑貓白貓,只要能逮老鼠就是好貓,而不管怎樣,能殺人的就是好刺客。而欺侮弱者才能體現我的強大。所以我一直尋找弱者,並且從那以後,無論是誰,無論多少級,只要我技能一恢復,我就直接召喚出死神,我還記得有天,在小副本裡,一個大約才30多幾的黑人小狂戰士碰到了我,而這恰恰是我最喜歡殺的弱者,於是死神的鐮刀在收割掉他的腦袋的瞬間,我看到他的眼裡充滿了恐懼。從他身軀里拔出了匕首,我吹起了口哨,雖然殺了個比我低20多幾的人,可是我也很滿足。也許朋友你會問,如果對方都是強者比如60幾的騎士戰士,那我怎麼辦?其實我也何嘗不想殺死他們,不過正在我猶豫的觀察對方是否開了反彈,我身後那些從小接受恐怖主義教育的困難狂戰士就一躍而上,在拉響炸藥包的同時還不忘喊句:同志們,向我開炮。看著地上的屍體,我充滿敬意的舉手致意,然後又去尋找弱者下手。
 
  那就是我在綈奧絲大陸的刺客經歷,我很滿足,哦,差點又要忘記了,我又要去賣復活了,最後希望所有玩刺客的朋友都能開心。

0
0
0
0
0
2

有料

淚奔

無聊

XD

掀桌

KUSO
1